王定乾:从经纪人到藏家

2011-12-23 08:58 来源:和讯网    我要评论    分享:

    王定乾最近在规划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从古董商,做到画廊老板,再到艺术经纪人;从一级市场做到二级市场;从古美术做到当代艺术,在艺术市场做了二十六年后的王定乾愈发明白,在这个好东西卖一件少一件的时代,千金实在是很难买到“心头好”。

    再者,作为台湾寒舍艺术中心的CEO、北京寒舍咨询顾问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凤凰卫视《投资收藏》节目的首席评论员,王定乾认为艺术市场在今年底到明年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代买代拍这么多年,王定乾目前仍是华人总成交额最高价的保持者,他认为今年秋拍到明年春拍单件作品很难再拍出成倍数增长的“天价”,个别艺术家和个别门类或许面临被淘汰的可能,但是大盘仍然看好,只是优胜劣汰的内部抉择。

    所以,年过半百的王定乾正在考虑自己从经纪人型收藏家到完全收藏家的身份转变。

    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学金融专业的王定乾坦言,这几年证券金融不好做,脱离专业很久以后便谈不上专业了,证券投资没有让他赚到钱,不动产投资的收益也早变成了他最擅长的艺术品。艺术经纪人是王定乾维生的工作,一方面虽然能为自己的收藏创造经济基础,另一方面却也给他带来一定的尴尬。“比如我在拍场看到一个好东西,如果我的客户里有人想要,而我自己也想要,那就尴尬了,公平的做法是,优先考虑我的客人,这毕竟是职业道德。如果他不要了,或者超出他委托的价位而我能接受,这就是我的事了。”双重身份不断地重合和碰撞也是促成王定乾尽快作出最终抉择、二选一的原因。

    王定乾把自己的收藏分为三个部分:器物(瓷器、玉器、文房文案等杂项),古美术(中国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和当代艺术。久经市场的他告诉记者:“我基本上把我的藏品分为主观和客观,主观是自己的喜好和兴趣,但是多少会脱离市场,所以要搭配客观的分析,毕竟艺术品是保值的东西。”王定乾会理性地在比例上做分配,拿他自己的藏品来说,是3:3:4的比例,具体到门类中还会细分,比如他喜欢写实,但是在当代艺术的收藏中也不会把全部的筹码都压在写实上。“可以有比例轻重,但不能没有客观分析,这只是我的收藏,别的人可能只喜欢当代艺术,那你可以参考一下各占三分之一的比例,比如按媒介、按老中青或者按风格等等,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选作品的三个因素

    艺术家的状态和人品、作品中有无中华文化的魂和根、基本功的程度,这是王定乾在选择具体作品时考虑的三个条件。从古董和古美术走到当代艺术的背景,或许是王定乾在选择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时,很少考虑太“观念化”作品的原因。从他选择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与传统对接的那部分当代艺术是他中意的(如吴冠中、周春芽等)。文质彬彬的王定乾笑言:“再年轻点的艺术家我只能接受到李松松、仇晓飞、贾霭力这些了,我看当代的眼光或许还会比现在的年轻人差,相反看老东西的眼光会好,所以我不会去选择我不专长不懂的东西。”王定乾很少收再年轻一点儿艺术家作品的另一个原因也很现实,他考虑的是等这批年轻艺术家达到巅峰的时候,他已经老了,时不我与。

    王定乾在意的是自己能否在艺术家的作品中找到共鸣,简单来说是能不能看懂。当然,王定乾能看懂的也未必在他的收藏名单里,“我进入当代的时间晚,当代艺术中整个的筹码和好的东西都被别人拿去了,我来不及追了,只

    能哪天在拍卖会上碰到人家上拍的我再接手,但我没办法做系统收藏了。”另外两个原因是,当红的他们或许已经和别人签约了,又或许是他们现在已经达到了巅峰,很难再出更好的作品。

    王定乾的意思并非强调不要在高价位的时候进仓,关键还是看你是否看好艺术家和他的作品,如果看好的话,再高的价位也会买,王定乾微侧过身用手比划起来:“2002年,我在华辰拍卖上买了一张刘野的作品,不到10万元,四年以后,在上海保利的卖场上,应老乡之邀,将这张作品拿出来了上拍,卖了100万,赚了十倍。去年我又花1000万再次买入一张刘野的作品,还是十倍差价。”

    用拍卖公司的佣金去衡量经纪人的佣金

    对于想进入艺术市场的新晋买家来说,王定乾建议不要在艺术市场配置超过30%的资产,最高上限也别超过50%。“两个选择,一是看你愿不愿意让专业的人或机构赚取劳务费,二是你先自己去学,学专业了再进来。”至于在“专业人士”的选择和费用上,王定乾给出了他多年艺术经纪人的经验,“要看他从事这行的年头和经验,我们的经验都是用钱买来的。佣金的价格其实很容易衡量,用现在拍卖公司的平均佣金衡量,现在平均是15%-20%,拍卖公司是一个公司行为,有很大的体制和费用,所以个人经纪收到最高10%是正常。”这是让经纪人代买,如果代卖,而经纪人帮你赚了钱,或许存在的额外奖励没算在内。

    另外,因为作品金额本身价位区间的差别,佣金也不会完全按同一百分比计算,比如十万、百万、千万的作品不会都按10%的佣金比例衡量。

    在全球大的经济环境不太景气之时,很多人悲观预计今年秋拍会是中国艺术市场的最后“盛宴”。说到市场,王定乾立马将身子向前,戴上搁在桌上的眼镜,压低声音说:“目前市场资金还够,总体的成交量和金额可以维持今年的秋拍,但是单件艺术品创天价的可能性小,翻倍增长的可能性小,而且今年秋拍尽推精品,要卖的都拿出来了。”在后金融风暴时期中国艺术市场的猛烈增长,王定乾认为是长期的低谷所导致的“补差价”行为,今年补涨空间完成且会回归到理性价位。

公司标志
编辑:编辑组
连天红 藏家故事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专卖店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