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敏: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美

2011-12-12 08:04 来源:中华古典家具网    我要评论    分享:

    我是先认识陈慧敏的画,尔后才结识画家本人的。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由我主编《当代中国女画家作品集》,献给出席大会的各国妇女代表。

    在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件来稿中,陈慧敏的《鸡冠花》引人瞩目。这副画突破了传统“折枝花卉”的构图模式,作者采用特写镜头推进聚焦的方式,观察、刻画鸡冠花的细部。这种“聚焦放大”的艺术手法突破惯常的思维定势,以近观的视角放大展示大自然的“微观”之美。其后,在中国美术馆陈慧敏个展上,我又看到她的《龟背竹》。

    她以同样的“特写聚焦”手法,展示了龟背竹花朵的微观结构:花瓣、花芯、花柱,花柱上那等六边形图案,排列有序,精美绝伦,让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创造。这些未被人们注意的大自然的微观之美,绘画家特写、放大、精心描画,把人带进新的未知的审美领域。她的画是古典的又洋溢着现代气息。

    陈慧敏的工笔重彩画,以新颖的艺术构思,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特别是女性绘画所独具的细腻与敏感、温雅与灵秀,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用一句话来表述,那就是女性心象风景的诗化特征,使人的审美神经兴奋起来。

    在《龟背竹》中画家巧用光晕手法,花朵周围光雾迷漓,如入太虚幻境。充盈着中华文化特有的清虚与灵性。画家以她的艺术魅力表现出艺术本身亦真亦幻的美学特征。

    艺术之路向来是崎岖的。系统的研究陈慧敏的绘画,会看到她的艺术探索过程和发展轨迹。20世纪90年代初的作品,写实多于写意,用笔还比较拘谨,画中虚灵不足,实处有余。中国绘画,即便是工笔画,也要求艺术处理能虚实相生,既“充实”又“空灵”,一味求真,画境便难以达到高境层。

    中国工笔画的历史悠久,宋代已达到高峰。若欲超越前人创造的经典,另觅新途,谈何容易!因此,有不少画家其创作难以脱离前人的轨迹,多于古人的范式,功夫苦多,但创意稀少,被创作思维定势所捆绑,难以突破。

    陈慧敏原是搞工艺的,从事工笔创作不过是近十几年的事,但她在下苦功于传统工笔技法的同时,却长于立足现代的创作思维。比如,她从文化利用方面寻求突破就颇见成绩。《窗系列》特别是《隔扇系列》,就是她获得成功的显例。

    继承传统不应限于临摹古人的一招一式,中华传统博大丰厚、领域宽阔。中国建筑艺术就是人类文化遗产中的无价珍宝。古代的窗格结构,隔扇结构乃至古典家具中的花纹结构,都集形式美之精华,为形式美规律的研究提供了诸多研究课题。

    陈慧敏发现了古典的窗格、隔扇、家具中那古色古香的典雅之美,那种经历史积淀而更加耐人寻味的深长韵味,并把这种古典美的形式,创造性地运用于自己的创作,形成一种特定艺术氛围和深厚的文化内涵,与她的现代创作观念相结合,使审美境界得到深化和升华。在《隔扇系列》——《春》、《夏》、《秋》、《冬》中,一副一境,一图一情,创造了现代而典雅的空间美感。《春》的荣发,《夏》的葳蕤,《秋》的糜烂,《冬》的古艳,表现出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美。

    陈慧敏以其“用志不分,乃凝于神”的专注,投入创作,看她的画,满幅静气,内涵艺术心灵的跳动,绝无浮躁的时弊。在商业喧闹、炒作成风的当今画坛,这种创作作风何其珍贵!(作者系著名美术评论家、原《美术》杂志副主编)

    陈慧敏,中央书画艺术研究院画家。1943年生,1964年毕业于北京艺术设计学院,多年从事工艺美术设计,任工艺美术设计师,专攻工笔重彩绘画。曾在中国美术馆、香港集雅斋等地举办画展,在《中国画》、《美术》、《中国美术》、《艺术家》、《国画家》和香港《大公报》、《文汇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绘画作品。作品《玫瑰与月季》两幅选用于中澳建交首日封和纪念封两枚,《君子兰》两幅用于特种邮票首日封两枚,并获2000年-2001年最佳首日封设计奖。

公司标志
编辑:编辑组
连天红 藏家故事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专卖店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