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故事:看尽黑白爱方有

2011-12-07 09:31 来源:新浪网    我要评论    分享:

    离开高薪厚禄商海的严波生40岁开始学画,还开了一家“禺宝斋”

    古琴声声萦绕,严波生的展览自己藏品的“禺宝斋”里有一片幽静的小天地,沿着不起眼的楼梯走上去,豁然开朗,茶香袅袅,墙上一幅幅的岭南名家珍品宣告着主人的品位。

    严波生常常窝在这里,朋友来了,有好茶相待,谈笑风生;孤身一人时,他喜欢借着悠悠的琴声,或者挥毫,或者读书。画案旁一幅林墉的作品恰恰是他的写照———看尽黑白爱方有。

    不惑之年始学画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就在40岁那年,严波生作出了一个让朋友掉眼镜的决定———离开高薪厚禄的商海,专职收藏书画。“其实我觉得很自然,”他总是那么不紧不慢地向朋友解释,“当年刚好在这里买下了一个商铺,不知道做什么,附近的老板娘说‘你那么懂字画,你就做字画吧’,我一想,对啊,就决定了。”

    严波生的父亲能书会画,他从小耳濡目染,也爱上了字画,常常在贴墙的报纸上涂鸦。虽然有一点底子,但是真要全副精力投入收藏岭南字画的时候,他又作了一个让朋友哭笑不得的决定———向岭南画派大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杨之光学习画画。40岁才开始学画画,朋友们都打趣地跟他说:“你要跟小朋友们一起上课吗?”

      严波生悄悄地放了一张自己的作品,《小世界》。上面一团浑浊之中,偶有一片清净,里面三条小鱼悠然游着……“那就是我,和我的家人”。

    参悟大师求画意

    站在大师的作品前,严波生常常会琢磨着。

    以前,他琢磨的焦点是“为什么大师的画4尺的20万元一张这么贵呢?”现在,他常常琢磨“这画上的花、这片竹子有什么寓意呢?”严波生常常把画中寓意当成一个“谜语”来猜测,“收藏可不在于多少,也不在于藏龄有多长,而是在于你是否能看懂画中之意。”

    林墉的一幅《俨然一墨竹》,严波生参透了很久,“画中画的是苏东坡,喻之为竹子,人是竹,竹是人。”读懂了,严波生觉得“特别舒服”。最近刚刚得到了一幅国画大师黎雄才的《风雨归舟图》,严波生如获至宝,连连称“有缘”。为此,他翻读了好几部黎雄才的传记、作品集,慢慢地参悟个中真意:“这是1957年黎雄才回归的心意,他摒弃传统模式用了日本的朦胧画法,抒怀才大志于方片小纸之中。”

    “岭南画派折衷中西、融会古今,包容性非常强,”严波生细细品味着说,“如果不能读懂,那就成了‘皇帝的新衣’了。”

公司标志
编辑:编辑组
连天红 藏家故事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专卖店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