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美分身”杜十美”:改名 变性 被嫁人(图)

2010-03-24 08:48 来源:中国经济网    我要评论    分享:

 

    杜拾遗者,稍通古典文学的都知道,杜甫是也。诗圣之名,千古不替。可是,在漫长的民间信仰和口头传统之中,我们的大诗人竟然频遭“恶搞”,不但被改了名,变了性,还被老百姓自作主张嫁了人!这是怎么回事呢?且听作者慢慢道来。

    ■杜拾遗变身杜十姨  

    清代戏曲家沈起凤讲过一个故事:有个自许才高八斗的太学生,路过西安杜曲镇,借宿于一座“十姨庙”。庙里十尊神像个个国色天香,太学生看得魂不守舍。

    入夜之后,太学生恍恍惚惚中看见有人点起纱灯数盏。十位绝色美女纷纷从神龛走下来,叽叽喳喳讨论着如何消遣漫漫长夜,忽然发现太学生伏在廊下,于是把他揪了出来,邀他一起喝酒赋诗。大家喝了半天酒,轮到太学生时,他拈着毛笔吮毫数十次,汗流手战,半天才憋出一句“自从盘古开天地”,再也续不出第二句。

    这时,忽然进来一位自称“杜拾遗”的男子,将美女们好好教训了一顿,骂她们鸠占鹊巢,在庙里胡作非为。十位美女只能伏地请罪。太学生搞不清楚杜拾遗是什么恶人,居然对美人如此无礼。美女悄悄告诉他这是杜子美。太学生又问杜子美是什么人。美女们终于发怒了:“你傻帽连杜甫都不知道,也来这里谈什么诗,连累我们挨顿骂。”十个美女齐下狠手,每人奉上一个大巴掌,把太学生给掴醒了。

    清代小说《女仙外史》中,也有个“十姨庙”,是武则天的行宫。庙中十个美女全是武则天的侍女。武则天向嫦娥介绍说:“这里原是杜拾遗庙,后来坍塌了,人误为杜十姨,就塑下十个美人。便有十个姓杜的女人,占住此庙。为首的杜撰夫人,次是杜韦娘,在此作祸作福,图些血食,恐怕弄出事来,投托在朕之驾下。”看来神仙世界也是个黑社会,恶势力也需要保护伞。

    “拾遗”变“十姨”的故事并非全由文人杜撰。据《陕西通志》记载,陕西白水县曾有一座拾遗庙,因为战乱被毁,口口相传,讹为“十姨庙”。乡贤们重建此庙的时候,大概筹到不少资金,干脆一口气塑了十尊女神像。后来金代县令陈炳在庙旁进行考古挖掘,掘得一块诗碑,才知原是杜甫庙,于是拆毁十姨像,重祀杜拾遗。

    ■杜十姨巧配五髭须  

    杜甫四十多岁的时候,混了个左拾遗的闲职,类似于当今监察部门的厅局级干部。杜甫死后,后人避其名讳,粉丝们在全国各地盖了好多拾遗庙。可是,宋代以后不设“拾遗”一职,老百姓更加弄不清“拾遗”是什么东西,庙匾朽落之后,人们以讹传讹,杜拾遗也就变成杜十姨了。

    据说直到民国时期,顾颉刚先生还曾见过一座保存完整的十姨庙,十位阿姨分工合作,各有所司,有司婚姻的、司送生的、司保育的……没有一个闲职。他奇怪于十姨中间居然正襟危坐着一位男子,一查志书,原来是座拾遗庙,中间那个局促的男子正是杜甫。

    据说唐代那位“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大诗人陈子昂,也遭遇了类似的尴尬。陈子昂生前曾经担任过右拾遗一职,在他死后,老家四川阆中的乡贤集资建了座陈拾遗庙。沧海桑田,庙前的匾额朽落了,陈拾遗一样讹变成了陈十姨。到了清代,乡人重修庙宇,为陈十姨塑了一座仙容万方的女神像。据说陈十姨精通妇科,有求必应,因此香火特别旺盛。陈大诗人一改行,居然成了妇科“陈小手”。

    陈子昂的改行步伐固然跨得大了点,却不如杜甫出嫁来得尴尬。南宋末年俞琰《席上腐谈》记载,温州有个杜拾遗庙,后来败落成一个土地庙,庙里供着一位土地婆婆,名字就叫杜十姨。温州人热情好事,考虑到杜十姨单身无靠,而附近恰好有位名叫五撮须的土地公公没有妻子,便自作主张,“迎杜拾姨以配五撮须,合为一庙”。温州人居然自作主张把杜甫嫁出去了!

    那么,这位迎娶了杜甫做妻子的五撮须又是谁呢?俞琰说:“乃伍子胥也!”

    杜拾遗讹为杜十姨,伍子胥讹为五撮须,这是口头传统中很常见的事。明代杨慎《丹铅馀录》记载,杭州也有座杜拾遗庙,村中学究错将拾遗作十姨,也为杜十姨塑了一座女神像。变性手术完成之后,好事者们就把杜十姨配给了西晋的刘伶,一个纵酒放达、容貌丑陋的大酒鬼。那还不如嫁给伍子胥呢。

    传说伍子胥死后,成为钱江潮神,在吴越地区声名显赫,即便如此,依然被人误传为五髭须。五髭须什么样子呢?明清之际,浙西有个吴风村,村里有座伍子胥庙,好心的村民翻新庙宇时,塑了一尊脸上挂着五绺长髯的“五髭须神”。     

    ■神仙分身各司其职  

    可是,五代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的五髭须可不是一位长着五绺长髯的美男子。湖北荆州的五髭须庙,居然一排坐着五个大胡子猛男,老大叫做一髭须,老二叫做二髭须,如此序齿排班,一直排到五髭须。

    分身不是闲设,老百姓当然不会无欲无求地供奉五个没有职能的神灵。如果比照十位美女的分工合作,我们可以断言,五位髭须神也一定各有所司。

    神的不断分身,反映的是人的信仰需求的分化。宗教学家金泽认为,民间造神运动的发展,以及神灵不断分身的现象,是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密的趋势相对应的。广州著名的祈子神庙“金花庙”中,在主神金花夫人之下,逐渐发展出了一个庞大的保育团队,诸如张仙、华佗、月老、花王、桃花女、斗姆等等,大凡与产育、保健相关的神灵均位列其中,可谓集天下生育保健之神于一堂。庙里同时还供奉着20位奶娘神像,其名号分别为保痘夫人、梳洗夫人、教食夫人等等,她们各有所司,实为奶娘的不同职能的人格化。

    同样,在北方的许多碧霞元君庙中,大多配祀着百子娘娘、子孙娘娘、送生娘娘、引母娘娘、乳母娘娘、眼光娘娘、耳光娘娘、痘疹娘娘等一大群与产育保健相关的大姨大娘,各自负责妇女产育的不同环节或不同事务。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对于那些着眼于现实的乡民来说,神的前身行迹和性质、职务高低或性别等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神在当下能否为信众带来灵验和福祉。在江南地区,五通神专门淫人妻女,曾经恶名昭著,可是,五通神常常主动对信众提出要求:“尚能祀我,当使君毕世巨富,无用长年贾贩。”“汝能谨事我,凡钱物百须,皆可如意。”一旦灵验,信众们一样会把这几位出身邪恶的坏小子供上神坛,给他们奉上“五圣”的崇高封号。

    广东潮州城隍庙中,最吃香的是速报司。这是因为许多潮州人不知道速报司掌管因果报应,他们以为“速报”就是“速速通报”,是传达室大爷,负责上传下达。要知道,城隍爷日理万机,无暇一一顾及众多信众的要求,因此,诉求文件能否及时、有效地送达城隍案前,全靠速报司关照。

    杜拾遗虽说在文学界拥有诗圣的千古盛名,在历代文人和官员中拥有大量粉丝,可是,杜甫既未进入明清时期各地的官方祀典花名册,享受不了官府发给神灵的年俸,也未名列道教封神榜,不能跻身宗教神灵系统,再说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既不懂送子赐福,又不能妙手回春,因此,在民众的信仰世界中,杜甫远不如十个面慈心善的女神来得灵验。白水县令陈炳显然不懂这个道理,因此,他重修的杜甫庙,很快就被民众废弃了。

    文人崇奉杜拾遗,把杜十姨当成了乡下人的大笑话;乡下民众则恰恰相反,他们供奉的是杜十姨,而不是杜拾遗,只因为生儿育女、平安幸福才是他们实实在在的生活需求。

公司标志
编辑:佚名
连天红 趣闻乐事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专卖店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