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手工艺 动了新媒体的奶酪[图]

2008-06-16 11:03 来源:未知    我要评论    分享:

2008625114414702

    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6月14日为我国的第三个“文化遗产日”。今年“文化遗产日”活动的主题是:“文化遗产人人保护,保护成果人人共享”。想必随着保护之声的高涨,工艺美术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发展问题,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重点讨论话题,又会被抬到空前的高度。对于如何有效地传承与发展工艺美术传统手工艺,特别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格局下寻求合理的出路,北京工美凤凰旅游艺术品集团总经理崔放有着自己独到的思考。

    美国财团花两亿买不走国宝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工艺美术最辉煌的时候,当时全国创汇的9%都是由北京市工艺美术特种公司完成的。要知道,这个惊人的数字竟是由这样一个二级公司创造的。“1961年,我第一次来到位于光明路的北京玉器厂生产车间,看到一个白玉香炉。厂里的阿姨告诉我,那样一个香炉换回200斤一袋的大米,可以堆起1米高,从玉器厂门口一直摆到天桥。”言语间,崔放有着说不出的自豪。

    1976年,国家特批了4件国宝翡翠的制作。41位大师历时9年做出了难得的艺术精品。据崔放讲,当时美国的财团花2亿美元都没买走我们的国宝。由此可见,工艺美术对国家做出过多大的贡献。可到2002年时,北京工美行业极速下滑,二十几个企业倒闭,朝不保夕的企业比比皆是。“归根结底是因为我们的模式不对,工艺美术只有回归到民间、回归到市场去才是正路。”崔放的话一语中的。

    企业委托加工可产生竞争机制

    据调查,当时工艺美术品市场每年都有20%到30%的增长。市场不仅有,而且还在扩大。传统手工艺美术行业为什么会在市场一片大好的情境下一个个倒下去,崔放得出的结论就是市场化不够,当时的生产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市场的需要。“市场可没有淘汰工艺美术这种商品,它淘汰的是企业、单位和生产方式。”

    工艺美术的发展,尤其是传统手工艺的发展同样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崔放向记者表示,“工艺美术是典型的创意设计,它的价值体现要靠大师。因此它的生产规模绝不能太大,只能是民间的、小规模作坊式的生存方式。要根据大师的创意为核心组成团队”。

    崔放说:“企业应该采用自己买料,企业付工钱,委托大师加工生产的模式。其中,买料是种市场行为,是可控制的。而委托加工又能由此产生大师的竞争机制。”

    骨牙雕可与手机结合

    如何让艺术品生活化是当前文化创意产业中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难题。把艺术品生活化是实现艺术品价值的最好方式。

    据崔放介绍,京城百工坊以大师设计为龙头开展创意设计,同时力图使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化,让工艺美术实用化。“谁能把传统的技艺与人们的生活审美需求结合得最完美,谁就能赢得无限大的市场。”崔放说,“传统手工艺要‘老瓶装新酒’,表现形式上要新,技艺上是保留的,这并不矛盾。百工坊正努力将骨牙雕和手机按键相结合,这样不仅提高了手机的艺术价值,还使传统手工艺有了生命力。试想一下,个性化的手机可以镶水晶、镶钻,为什么就不能镶玉呢?笔记本的LoGo和外壳是不是也可以做成红木的呢?”

    “有了属于自己的设计才能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品牌”,这是崔放坚信的。他说:“周大福、周生生都是比较成功的个例,一方面源自他们良好的市场运作,可最重要的是他们有自己的设计。”崔放也承认:“百工坊着力打造品牌,不过也在摸索中,困难不小。不过,百工坊和国家相关部门合作了工艺品的防伪标志,本身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单位,借助大师云集的群体效应,打造百工坊品牌的事情是一定要坚持做下去的。”

    要给传统工艺减轻税收

    在谈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时崔放表示,“非遗要有生命力,死保肯定是保不住的,光靠国家拨资金也是不现实的,重要的是自己寻找合理的出路”。

    据崔放讲,国家在非遗保护传承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其实亟待解决的就是很简单的两件事情。首先,我们的体制要明确界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崔放说:“既然工艺美术要回归民间,它就必然是个体方式的组织形式,这必然会产生极其复杂的链,包括传承人及传承人的徒弟。我们的劳动部门能否把传承人的四险一金和社会福利承担一部分,这就让他们没有了后顾之忧,哪怕是现在所从事的工艺美术行业不赚钱。我希望有关部门能把相关的非遗技艺拍下来,封存在故宫博物院。并能明确地定义名族品的范围,给予范围内的传统手工艺适当减少税收。”商报记者 李江/文 王晓莹/图

公司标志
编辑:郑瑾
连天红 周边巡看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专卖店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