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神话基因

2010-04-01 16:22 来源:互动百科    我要评论    分享:

    这两个神话故事虽然相对独立但是在后来的故事演绎中却又有着内在的联系。神瑛侍者下世为人历劫,其间他携带了那块被女娲丢弃的顽石,所以他转世投胎之后口中就含着这块“宝玉”,至此《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就成了神瑛侍者和顽石的合二为一。

    曹雪芹用两段神话故事的叠加来开头,这样的创作方式是受什么样的基因支配的呢?要寻找这个基因,我们需要从两个点来切入、分析:

    “技法”。从神话叙起的中国式叙述

     这种曲径通幽、层层深入、循序渐进的方式,并不是曹雪芹首创,自古就有。例如《三五历记》中描绘开天辟地的过程: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厚,盘古极长。

    “天地混沌如鸡子”是指天地还没有开辟之前,就像蛋清和蛋黄一样的胶浊状态。象征着人的盘古生在其中,长了多就呢?一万八千年。后来天地慢慢地开辟了,这是一个从容和缓的过程,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宇宙大爆炸。而是两股气息的分离——“阳气”上升形成天,“阴气”下沉形成地。“气”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是“生命”。这个时候盘古还在其中生长,而且一日九变——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像又过了一万八千年,“天数极高,地数极厚,盘古极长”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天到底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叙事方式往往不一样,西方人喜欢开门见山,东方人喜欢曲径通幽,归根结底这是审美意识的差异。例如西方的美女图,大多都是一丝不挂,它给人的是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而中国呢?美女图大多都穿着一层纱,若隐若现,如柳扶风,这是中国人最求的一种朦胧之美。所以支配着作者用神话开头的第一个文化基因就是中国式的审美方式——朦胧、和缓、曲折。

公司标志
编辑:eleven
连天红 民间

相关文章

百万悬赏

【直营店分布】